拿到财报先看什么,怎么看?

上市公司财报动辄几百页,其实核心就看三张报表——《损益表》《现金流量表》《资产负债表》。

《损益表》亦被称为“利润分配表”,它一项一项地告诉我们营收去哪儿了、最终给股东剩下什么,所以被称之为“营收分配表”更准确些。

《损益表》是按“权责发行制”原则编制的。例如销售收入100亿企业应得100亿,却不等于收到100亿现金,因为其中会有赊账的、有预付的,要了解具体的相关情况就要看《现金流量表》了。

《资产负债表》是企业以往经营业绩及投融资成果的“总沉淀”。假如企业2007年初成立时总资产为1000万,2016年末总资产为100.1亿,那么10年的功过得失尽在多出来的100亿当中,其它都是浮云。

报表项目之间(不论是否属于同一表格)存在着逻辑对应关系,被称为“勾稽关系”,核对“勾稽关系”是查账的重要手段之一。当然,经会计师审计的上市公司报表不可能在“勾稽关系”方面出现问题。

要完整把握一家企业的经营状况,需要吃透三张报表并以“勾稽关系”为线索对数据进行验证。

但对一般的读者而言,看懂《损益表》基本可以搞清企业状况。特别是对高科技企业而言,资产的重要性远不如金融、房地产及制造业,“资产是死的、人是活的”在此无比正确。

所以,本专栏基础篇只讲《损益表》,在案例篇章中则会根据需要涉及其它两张报表中的数据。

小心陷阱!看财报营收数字前,先做定性研究

《损益表》中有两个重要概念,所谓top line和bottom line,让我们先把这两个概念理清:

营业收入(revenue或turnover)是在“权责发生制”原则下,企业销售商品或提供劳务的应得收入,不管相应款项是否已经到账,营收通常位列顶部因此被称为“top line”,。

对传统企业而言,营收的重要性不及净利润,毕竟经营企业的目的是赚取利润。由于净利润(net income)位列《损益表》底部,因而被称为“bottom line”。

老派投资者普遍持“企业不赚钱就是危险社会”这种理念,对bottom line的重视无以复加,利润就是他们评判一家企业的“底线”。

新派投资者更在意营收。首先,没有营收利润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,因此想方设法扩大营收规模是企业的根本大计。其次,营收规模意味着企业在“国民经济中的不可或缺程度”,“国家和人民离不开的企业”能不值钱吗?

于是top line growth成为许多公司,特别是互联网公司的首选战略。

很多人没看懂其中门道,常在没搞清内涵的时候就对企业亮出的营收数字进行纵向、横向比较。要知道,虽然腾讯、京东的营收都可以用阿拉伯数字表达,但却完全不具备可比性。

总之,接触一个行业或一个企业之初,先要花点时间对营收和企业性质进行定性研究。

两个案例,告诉你“定性陷阱”在哪儿

对于不熟悉的公司,一定要到《财务报表附注》里找到“收入确认”,看企业是在何种条件下确认收入,其中包含不包含营业税、折让等等。确认这些信息,可以帮助我们躲开不少陷阱。

举两个例子,你就明白了。

案例1:途牛财报弄巧成拙

一般情况下,在线旅游公司(OTA)以实收佣金作为营收。假如一张1000元的机票的佣金为10元,OTA就将10元钱确认为营收。正如携程财报所言:“we recognize revenues primarily based on commissions earned rather than transaction value. ”(我们将佣金而非交易额,确认为营收)

艺龙、去哪儿也是这样确认营收的。

途牛却将跟团游的交易发生金额全部确认为营收。(“Revenues from organized tours are recognized on gross basis, which represent amounts received from ”。)

2011年、2012年、2013年,途牛跟团游营收分别占总营收的97.4%、96%和96.5%。

途牛网采取与众不同的营收确认方式,意在包装上市。由于2011、2012、2013连续三个财年净亏损都在1亿元以上,没法计算市盈率PE,只能用市销率PS(总市值除以营收)来估值。

市值30亿美元的去哪儿网也未赢利,市销率约为22倍,而市值60多亿美元的携程市销率只有7倍多。

途牛网把营收包装成3.2亿美元,按携程的市销率也能估到20亿美元以上。就算再被投资人打个对折,市值也混到10亿美元了。 

可为什么说途牛网的包装弄巧成拙呢?

首先,它扭曲了所有的财务数据,像营收结构、毛利润率、费用率这些重要指标根本无法与同类上市公司比较。

其次是税收。途牛毛利润率不到8%,根本不可能按5%交营业税(Business tax)。估计途牛援引的条款是:“纳税人从事旅游业务时,以全部价值扣除支付的住宿、交通、餐费、门票及支付给其它旅游企业的费用后的余额为营业额”。说白了,途牛对投资者披露的是“gross basis”的营收(即毛营收),而对中国税务部门则按扣除成本、费用后的余额报告营收。 

途牛上市文件中的财务包装很难忽悠机构投资者,市场反响不热烈。

在最后关头,途牛找到携程,后者闪电投入2.2亿美元。有了携程的背书,途牛顺利完成IPO。

案例2:乐视是怎么夸大营收的

乐视网财务上最大的软肋是营收结算,这一点财报中其实暴露无遗。

比如,乐视网每销售一台“超级电视”都绑定了24个月的会员费——980元。这笔钱的性质是“预付款”,每提供了一段时间的服务(一个月或一个季度)才能把相应的金额确认为收入。

所以,2014年元旦销售的超级电视到年末可确认490元营收,2015年末才能全部确认。而在编制2014年财报时,乐视却将全年销售的150万台超级电视绑定的15.3亿会员费全部确认为营收,粗略推算夸大了11.5亿。

务必弄懂营收的性质与结构

了解一家公司,第一步就是了解其收入的性质和结构,是卖产品还是卖服务、2B还是2C等等。

好比研究动物,先要搞清TA是哺乳动物还是爬行动物,如若不然所谓的“研究”就成了笑话。

给您举俩例子来解释一下。

案例3:互联网公司中营收最高的居然是京东

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翘楚是BAT,其中A、T的市值已经远远超过4000亿美元,但营收最高的互联网公司却是京东,这来源于京东“与众不同”的营收结构。

京东电商平台上有两种模式:

第一种是自营(京东是这种模式的老大)。在这种模式下,京东的角色是经销商(Distribution),与供货商之间是买卖关系,京东赚的是进销差价。与经销商品有关的全部风险由京东承担,如毁损、丢失、滞销、存货跌价等。

第二种是平台模式(阿里是这种模式的老大)。在这种模式下,京东提供线上交易平台(Marketplace),第三方供货商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产品,京东赚的是服务费。

第一种模式下,经销商品的销售额被计入营收;第二种模式下只有服务收入被计入营收。

例如2016年第四季度,京东自营业务销售额达728.5亿,平台服务费收入为74.1亿,营收合计为802.6亿。同期,阿里营收为532.5亿。

简单讲,京东自营业务GMV有三分之一的水分。平台模式下第三方卖家完成的GMV更是没谱,除平台认可的“水分”、平台默许的刷单,还有平台一旦发现不会容忍的刷单。评估电商还是应当聚焦于营收、净利润等指标,GMV只能作为参考。阿里已开始不在季报中公布GMV,意在淡化投资人对这个指标的关注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